基地养殖下载
EN
刘加文:我国草原的变革与发展
时间:2019-06-13 09:34
您现在的位置:基地养殖 > 竹鼠养殖 > 正文

刘加文:我国草原的变革与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草原事业蓬勃发展,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变革与发展。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深刻总结人类文明发展规律,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草原发展道路,为美丽中国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推行重大制度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农区以家庭承包经营为核心的农村经营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我国广大草原地区结合草原实际,逐步推行以“草畜双承包”为内容的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

到2018年全国草原承包面积达到43亿亩,占草原总面积的73%。

草原承包制度的推行,调动了亿万农牧民的生产积极性,解放了生产力,为草原地区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 党的十八以来,为进一步夯实草原承包制度,国家大力开展承包草原确权登记颁证,推行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鼓励草原经营权流转,对稳定草原承包关系,促进草原生产方式转变和草原生态保护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二、实现重大变革  改革开放推动草原事业发展实现了全方位的变革。 一是在治理理念上,草原保护建设工作从长期以来农牧部门行业管理、单项治理,转变为把山水林田湖草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统筹规划、统一保护、统一修复、系统治理。

国家设立了专门的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机构,成立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强化了对草原保护工作的组织领导,提高了草原生态系统化治理能力。 二是在指导思想上,草原从畜牧业生产资料,转变为重要的生态资源,从利用优先,转变为生态优先、保护优先,坚持生态、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三是在管理方式上,草原从无序利用,逐步转变为依法管理、科学利用。

国家出台了《草原法》等相关法律制度,大力推行禁牧休牧、划区轮牧、草畜平衡、基本草原保护等制度。 每年立案查处各类破坏草原案件近2万起,全国40%的草原面积实施了禁牧休牧措施,64%的草原被划定为基本草原。

全国重点天然草原的家畜平均超载率较最高年份降低18个百分点。   三、实施重大工程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国家对草原保护建设的投入力度逐步加大,大力实施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生态移民搬迁、草原防火防灾、草原监测预警、石漠化治理、草种基地建设等一系列草原生态建设工程。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对草原的建设投入每年只有1亿元左右,2018年各类建设总投入接近300亿元。

“十二五”以来,我国仅草原生态建设工程项目的中央投资就超过400亿元。

退牧还草工程从2003年开始实施,到2018年中央已累计投入资金近300亿元,工程的实施累计增产鲜草亿吨,约为5个内蒙古草原的年产草量。

全国草原围栏面积由改革开放初期亿亩,发展到目前超过14亿亩。

生态建设工程的实施,带动了地方及社会各方面对草原的投入,草原基础设施明显改善,草原畜牧业发展基础更加巩固,草原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显著加强。   四、创设重大制度  为建立草原生态保护的长效机制,充分调动广大农牧民保护草原的自觉性、主动性,自2011年开始,国家在内蒙古、西藏、新疆等13个主要草原牧区省份和自治区,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对农牧民科学利用草原,开展草原禁牧,实施草畜平衡给予奖励补贴。

8年来,国家对牧民的补助奖励资金达1300多亿元。

内蒙古有近600万农牧民从中受益;青海省76万牧民享受补奖政策,人均年增收1600元;西藏农牧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0%来自草原生态补奖政策,特别是大部分牧业县补奖资金占牧户可支配收入的60%以上。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法规相继出台,“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逐步建立,强化空间规划、划定生态红线、实施用途管制、严格损害赔偿、实行生态问责等措施,对引导、规范和约束草原保护、开发、利用提供了基本的制度遵循。   五、生态重大转变  我国草原生态实现了从全面退化到局部改善,再到总体改善的历史性转变。

改革开放初期至上世纪末,由于草原畜牧业迅速发展,家畜超载过牧现象一度十分突出,全国90%以上的草原不同程度退化;本世纪初至党的十八大以前,随着依法治草和生态建设力度的加大,以及禁牧休牧、草畜平衡等综合措施的落实,局部地区草原生态形势开始好转,但总体退化的趋势仍未根本扭转;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推进,草原保护建设各项工作力度进一步加大,我国草原生态环境发生了历史性、全局性的变化,呈现出总体改善、稳中向好的态势。 2017年全国天然草原鲜草总产量达亿吨,连续7年超过10亿吨,实现稳中有增;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较2011年提高个百分点;草原鼠害、虫害及火灾受害面积较2011年分别减少%、%、82%。 全国人工草地面积由1978年的亿亩,发展目前每年种草保留面积亿亩。   六、产业重大发展  草原保护建设事业的不断发展为牧区经济社会进步和草原畜牧业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40年来我国草食畜产品牛羊肉产量增加了40倍,奶类产量增加了38倍;西藏、内蒙古、新疆、四川、青海、甘肃六大草原省区,牛肉、羊肉、奶类总产量分别是1978年的150倍、95倍、30倍。 全国268个草原牧业半牧业县,农牧业人口仅占全国农业人口的%,生产了占全国23%的牛肉、35%的羊肉、24%的奶类产品。 草原畜牧业也促进了农牧民增收,2016年六大草原牧区农牧民人均收入是1978年的80倍。 40年来,我国草种业、草地农业、草产品生产及加工业、草坪业、草产品贸易等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相关企业已达数千家,年产值超过7000亿元,草产业已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不可替代的,具有重要生态、经济和社会功能的基础性产业。

  当前,我国进入了生态文明建设新时代,草原保护建设事业迈上了新的历史征程。 我们将不断推进草原改革发展和林草融合,着力加强草原依法管理,大力开展草原生态修复,科学指导草原合理利用,积极促进草原地区生态、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为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刘加文,系国家林草局草原管理司副司长)+1。

上一篇:那份骄傲和荣耀,将伴我一生(爱国情 奋斗者)

下一篇:日新版防卫书缘何推迟1周 要求增写中国东海行动日本中国解放军